13924666952

【華成工控 | 深度】從沖壓控制領域的優勢者切入工業機器人,華成工控有三大法寶

[ 發布日期:2017-08-13 ] 來源: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在一系列市場利好消息下,2017年工業機器人領域迎來了爆發式的增長,國產機器人開始從小批量向批量過渡。

  過程雖然艱辛,但發展勢頭卻是不可阻擋。

  “多家機器人本體企業月銷量超過100臺甚至達到300臺以上,帶動國產的核心零部件產生實質的進步,控制系統、減速機、伺服驅動器及伺服電機等國產化替代產品的性能得到了很好的驗證。”深圳市華成工業控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成工控”)總經理湯勇在接受《高工機器人網》的采訪中表示。




  他始終對國產機器人企業抱定必勝信念,認為假以時日,國產核心零部件從質量、價格、服務等各個環節PK進口零部件并完勝之,并不是沒有可能。而對于華成工控而言,從沖壓控制領域的優勢者切入工業機器人領域,有三大法寶是必備的。

  信任:客戶理念一以貫之,專用、人性化產品實現雙贏

  在近期舉辦的的智博會上,華成工控展出了六關節通用機器人控制系統,機床行業上下料專用機械手控制系統,沖壓、拉伸行業專用機械手控制系統,注塑機機械手控制系統等產品。



  據悉,它們最大的特點就是專用,人性化。湯勇表示,機械設計部分是由本體企業負責,而華成工控負責控制系統部分,通過這樣的合作方式共同開拓市場,既能降低本體企業的人力成本支出,也能降低華成工控售后服務的支出,實現雙贏。

  “合作就是各自把自己擅長的干好,伙伴就是相互補位,互相信任,密切配合,簡單講就是:1+1﹥2。”湯勇進一步強調了華成工控在合作上的理念。

  值得一提的是,在沖壓領域,華成工控積累了一定的口碑。而機器人行業作為華成工控新布局的領域,湯勇也有自己的戰略布局。

  相比較沖壓領域的控制系統,機器人控制系統要求更高,兩者在控制上的計算方式不同,機器人控制系統可以替代沖壓控制系統。

  湯勇表示,華成工控針對客戶實際使用工況,編制行業專用控制系統軟件,使用起來簡便易學,對操作者要求不高。此外,為了更加簡化操作的流程,華成工控還會針對客戶應用的實際情況,固化一部分程序。

  華成工控研發人員通過長期在現場和客戶討論,對操作習慣及流程進行精細化設計,也可以說,華成工控控制系統的操作簡易易學是和客戶共同開發的,因此,客戶使用起來會倍感親切。

  目前,華成工控的機器人控制系統在陶瓷生產線,機床上下料,打磨,噴涂等行業有少量應用。

  近兩年,人機協作機器人迅速進入公眾視野并成為國內外機器人企業的研發熱點,而為了抓住人機協作機器人的發展熱潮,也有一些企業開始研發協作型的控制系統。

  因為人機協作機器人的應用場景與華成工控目前客戶群的應用場景有較大區別,所以華成工控一直沒有開發人機協作機器人控制系統。但是湯勇也表示,客戶群當前沒有這些應用場景,不代表其不想進入這個場景,基于此,華成工控也在準備進行此類機器人控制系統的研發。

  信心:國產控制系統替代進口只是時間問題

  在談論國內外控制系統差距的時候,業內人士普遍反映國內的機器人專用控制系統穩定性還不夠好,在湯勇看來,這其實是多方共同造成的結果,也是急功近利的行為導致的結果。

  機器人專用控制系統的穩定性,對不同的公司、不同的應用場景、不同的功能要求是不一樣的。事實上,國內一些中小應用商,對于控制系統,提不出正確、合理的應用場景與技術要求;而大的應用商,要么自主研發,要么采用跨國公司成熟的產品。

  對于一些以行業細分為主要切入點的國內控制系統開發商而言,在與中小應用商合作開發的過程中,必然是一個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測試結果的過程,然而應用商因為急于量產,導致很多測試不夠充分的產品進入了市場,因此就給大家國產控制系統不穩定的印象,這是急功近利的結果。

  而我們經常用于對比的跨國公司的控制系統產品,在投入中國市場之前就已經經歷了市場驗證的過程。

  按照湯勇的話來說,國外的控制器產品本身在開發的前期,也會存在上述問題,也需要經歷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階段,只是在前期國內的應用商根本接觸不到他們的開發過程,等進入國內的時候,實際已經是經過其合作商充分驗證使用過的產品,所以大家覺得很穩定。

  “國產機器人企業的成長需要時間,大家等的春天即將來到了,為了不辜負這個時代,我們大家唯有努力!”湯勇表示。   

  信念:成本優先理念下,“驅控一體”戰略思考

  在成本優先的理念下,華成工控會一如既往貫徹“驅控一體”戰略,在4軸 、6軸、 8軸等機器人中推行“驅控一體”。“降低客戶使用成本,減少客戶的裝配時間,提升客戶的勞動生產效率一直是我們追求的。”湯勇如是說。



  行業內人士表示,只有同時實現了硬件一體化設計以及軟件一體化設計的,才能稱為真正的“驅控一體”,湯勇在這個問題上也是頗具話語權。

  他表示,對“驅控一體化”的硬件一體化來說,就是在整合過程中,將伺服驅動和運動控制獨立部件,針對通用性的冗余部分去掉,將通信過程縮短,將驅控間的通信鏈路從肉眼中去掉,僅將對外接口的部分留下來。

  而對于軟件一體化來說,伺服部分的電流環、速度環、位置環以及控制部分的運動規劃、邏輯控制等都是要保留的,而且按照軟件設計方法論來說,模塊化比一體化實際更加優越。那怎么實現驅控一體化呢?

  湯勇表示,驅控一體化實際也就是要將冗余部分整合掉,比如通信、狀態等之前需要通過外設來處理的變成內部的模塊接口函數或內部總線訪問;同時相互間可以共享的數據、狀態更加豐富,實現更加快捷方便和精準的控制,比如力矩控制等,可以直接訪問到電流環的數據。

  那么多CPU和多板組合的“驅控一體”設備算不算是軟硬件分離? 湯勇表示,其實只要對外統一,對內簡潔高效,就可以稱之為一體化,只是一體化的程度有高低之分。之所以希望硬件、軟件一體化都盡量高,主要的目的還是在于提升硬件空間利用率、軟件效率上,因為一體化程度越高,硬件的空間利用率、軟件的運行、控制效率就越高。

  對于國內的“驅控一體”設備,偶發性的死機問題、抗干擾問題還是存在,湯勇認為問題的解決不在于人,而在于制度和流程,“品質是設計出來的,只有足夠充分的前期設計,才能將問題解決于未發。”

  比如干擾問題,如果設計過程中充分考慮到干擾源的可能性,可以極大的提高系統的抗干擾能力,因為在初試階段已經消除了該問題。

  湯勇也坦言,無限制的考慮干擾源,可能導致系統整體設計無限制的提升成本,提升空間占用,這與產品化是背離的。

  在這種情況下,華成工控提出的解決方案是:設計之初就提出一個設計目標,哪些干擾是不能容忍的,哪些干擾是可以容忍的,容忍的極限是什么等。而當處于該產品不能解決的條件范圍,湯勇認為不要強制要求安裝進去,而應該考慮采用針對這一塊抗干擾性能更強的機型。在這種情況下,完全通用性的產品是行不通的,因為這在設計之初就確定了。

  而對于死機問題,湯勇認為只要硬件環境達成要求,這就是一個完全可以避免的純軟件問題,“設計人員用心設計,主管人員認真審核,編程人員做好代碼并定期評審,測試人員做好完整測試案例并認真執行,品質把關嚴謹。只要做到這幾點,即使萬一有一步出了狀況,也不至于將有錯的東西外發出來。”



咨詢電話

0755-26417678

0755-27470348

微信服務號

乐天堂国际